News

港大醫學院與國際醫學科研聯盟研究發現
部分2019冠狀病毒病危殆患者有先天性免疫病

2020年09月25日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港大醫學院)兒童及青少年科學系參與研究工作的大型國際研究項目「COVID Human Genetic Effort」 ( 2019冠狀病毒病人類基因計劃)發現,在不同年齡層的嚴重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患者中,有超過一成人的血液出現攻擊自身免疫系統的抗體,削弱免疫力。研究人員同時發現,另外至少3.5%嚴重患者有先天性免疫病。研究結果首次解釋了為何個別患者較同齡患者病情更嚴重,有助針對這些患者研發個人化治療方案。研究亦同時提供首個分子層面的解釋,爲何男性患者的死亡率比女性高。上述研究結果已於學術期刊《科學》(Science)發表。(按此瀏覽期刊文章:

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或稱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2型)對不同患者造成的影響有所差別,感染者既有可能毫無症狀,亦有可能在數天内死亡。過往研究顯示,部分較少見或嚴重的傳染病(如致命的季節性流感或侵入性肺炎球菌病)可以由影響人體免疫反應的單基因變異所引致。同樣地,SARS-CoV-2引起的小兒多系統發炎症候群(MIS-C),也有可能是由先天單基因變異所造引致。

自今年二月起,「COVID Human Genetic Effort」的研究人員在世界各地招募了數以千計的2019 新型冠狀病毒病病人,希望能找出導致嚴重或罕見臨床症狀的重點基因。起初,研究人員推斷嚴重患者可能因不同原因,缺乏對抵抗病毒尤其重要的「一型干擾素」(IFN-I)。一型干擾素包括17種蛋白,在保護細胞和身體免受病毒感染方面扮演重要角色。

這個計劃的其中一項研究,對超過650名患有嚴重2019新型冠狀病毒病病人的血液樣本進行了基因分析,當中包括入住深切治療部的年輕病人;或身體健康,但在感染後卻有生命危險的長者。通過基因研究,研究人員發現,大部分出現嚴重情況的病人,都帶有與一型干擾素相關的13個基因罕見異變;當中更有約3.5%的病人完全缺乏單個免疫重點基因,稱為先天性免疫病。另外,透過檢查987名患有嚴重2019新型冠狀病毒病的病人,發現有超過10% 的病人在感染開始時,自身抗體會攻擊身體裏的干擾素,導致免疫病,而其中95%是男性。科學家可為這兩類病人研發個人化治療方案,如為他們提供一型干擾素,或以血漿分離術改善病情。  

 

關於研究團隊

這項研究是「COVID Human Genetic Effort」首批研究成果。該計劃是一項大型國際研究項目,參與機構包括港大醫學院兒童及青少年科學系在内的50多所研究中心,和來自全球各地的數百間醫院。該項目由美國紐約洛克菲勒大學和法國巴黎Institut Imagine的 Dr Jean-Laurent Casanova及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 Dr Helen Su共同領導。參與研究的病人來自亞洲、歐洲、北美洲、拉丁美洲及中東各國。

在香港,港大醫學院兒童及青少年科學系講座教授暨施羅艷基基金教授(社區兒童健康)劉宇隆教授和港大醫學院兒童及青少年科學系名譽副教授、瑪嘉烈醫院兒科傳染病部顧問醫生關日華醫生,正為這項計劃建立一個由各醫院內科和兒科傳染病醫生組成的研究網絡。劉宇隆教授、關日華醫生以及港大醫學院博士生梁子熙先生是這兩篇刊於《科學》(Science)的文章中列為COVID Human Genetic Effort和COVID Clinicians Consortium成員及共同作者。 

港大醫學院兒童及青少年科學系有關「COVID Human Genetic Effort」的本地研究由香港弱能兒童護助會贊助。

 

關於本港先天性免疫病的治療和研究

醫學界原以為先天性免疫病(又稱作原發性免疫缺陷)是只會影響兒童的罕有單基因疾病,及後發現患者可以在不同的年齡層發病。先天性免疫病的患者可能會出現致命的感染或免疫失調,例如難以治療的關節炎、非典型紅斑狼瘡或嚴重的濕疹。

港大醫學院兒童及青少年科學系原發性免疫缺陷病人轉介中心由港大醫學院劉宇隆教授和港大醫學院助理院長(臨床課程)、兒童及青少年科學系臨床副教授李珮華醫生所領導。自2008年起,兩位專家創立的亞洲原發性免疫缺陷病網絡(APID Network)已為來自亞洲和非洲各地至少100間醫院,超過2,500名先天性免疫病病人提供免費基因測試。團隊包括港大醫學院兒童及青少年科學系劉宇隆教授、李珮華醫生、副教授楊萬嶺博士、名譽助理教授鍾凱甯醫生、助理教授陸俊文醫生、助理教授蔡宇程醫生、楊晶博士、技術主管陳冠榮先生、博士生楊幸天先生、博士生梁子熙先生及博士生馬文女士。

 

傳媒查詢

請聯絡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電郵︰medmedia@hku.hk)。

港大醫學院兒童及青少年科學系參與研究工作的大型國際研究項目「COVID Human Genetic Effort」 (2019冠狀病毒病人類基因計劃)在不同年齡的嚴重新冠肺炎患者中發現影響一型干擾素的先天性免疫病和自身抗體。研究結果有助解釋爲何部分患者比起同齡人士更容易患上嚴重的2019冠狀病毒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