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內容開始

News & Events

香港藥學會及港大發現本港護老院舍出現浪費藥物情況

2013年03月25日

藥物浪費的概念在香港一直都未被深入研究,但外國已有不少研究指出藥物浪費會為醫療制度造成一定負擔,並引致經濟和環境問題。

有見及此,香港藥學會在2012年委託香港大學進行一項關於藥物浪費的研究,是次研究主要是計算一間社區藥房從護老院舍收集回來的剩餘藥物(病人不再服用的藥物)的數量及其價值。該藥房約為3,020名居於香港各護老院舍的長者儲存由公立醫院分配的藥物及進行配藥。研究發現,2012年9月至2013年1月期間,該藥房共收集到約17萬粒口服固體製劑、80公升口服液體製劑及5公斤外用製劑的剩餘藥物,估計這批剩餘藥物總值96,924港元。由此研究結果推算,本港所有護老院舍於一年間扔棄的藥物價值可達至580萬港元,此結果尚未計算在家中居住的長者,反映藥物浪費的情況嚴重。

研究結果

研究指出藥物浪費問題嚴重,特別是對環境生態產生重大影響。據分析推斷,香港一年所有護老院舍扔棄的藥物約有1000萬粒口服固體製劑、4850公升口服液體製劑及320公斤外用製劑,而價值更可達至580萬港元。藥劑師指出可透過縮短處方期限並以「重覆藥單」來減少剩餘藥物的數量,如將半年的處方期縮短為一個月。而社區藥房也可使用藥物管理系統 (Monitored Dosage Systems) 提供配藥服務,能更有效管理藥物供應中的物流。

是次研究只能推斷出護老院舍內藥物浪費的問題,而在家安老的長者藥物浪費問題仍然是未知之數。根據社會福利署的數字顯示,在2011年本港約有200萬年滿60歲或以上的長者,其中直至2012年3月,一共有6萬多名長者於護老院舍居住,佔全港長者人口2.6%。如果香港所有(居住在護老院舍及家中)的長者配藥量是相約,推斷總剩餘藥物的數量會更龐大。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藥理及藥劑學系系主任黃志基教授表示:「藥物浪費對環境的影響仍有待進一步調查,但這龐大剩餘藥物的數量無疑是對環境造成一定負擔。」

目前藥物廢物的處置是由護老院的工作人員聯絡已授權的化學廢物收集商收集藥物廢物,再由收集商通過焚燒來處理藥物。相反,在社區內大有可能存有許多不恰當的處置藥物方法,而且其潛在的影響是不容忽視的。

香港藥學會會長鄭陳佩華女士表示:「就病人護理的質素水平和病人的安全兩個角度來看,現時為6個月的處方期限(公共醫療服務平均處方期限)是太長。在這期間,任何治療上的改變都可以造成大量的藥物浪費,而且病人也會對所剩餘的藥物產生混淆。」她建議展開重複處方計劃,讓病情穩定的長者每次在醫院或診所治療及領藥後,則按月到社區藥房領取藥物。醫院若把重複處方外判配藥服務到社區藥房,可縮短病人等候時間,減輕香港公共醫療部門的負擔。社區藥劑師也可更頻密觀察病人情況,提供適當的藥物建議及幫助病人有更佳的服藥依從性。

黃教授也指出:「現時公眾缺乏對於藥物廢物收集的了解。」他建議政府應與其他醫療部門合作,建立一個綜合藥物廢物的收集和處理的機制。他亦提議建立一套回收病人剩餘藥物的機制,進一步減少丟棄藥物對環境造成的破壞。

是次研究乃由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藥理及藥劑學系藥物安全應用及研究中心進行。

下載簡報

如需使用此篇新聞稿內之任何相片作刊登、宣傳或其他相關用途,請註明「相片由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提供」。

香港藥學會及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聯合公布本港護老院舍浪費藥物的情況。 (左起)香港藥學會副會長梁佳樂先生、香港藥學會會長鄭陳佩華女士、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藥理及藥劑學系教授及系主任黃志基教授及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藥理及藥劑學系助理教授陳慧賢博士

鄭陳佩華女士建議展開重複處方計劃,讓病情穩定的長者每次在醫院或診所治療及領藥後,則按月到社區藥房領取藥物。

黃志基教授表示:「藥物浪費對環境的影響仍有待進一步調查,但這龐大剩餘藥物的數量無疑是對環境造成一定負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