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Dean's Speech: 東華三院中學聯校畢業禮致辭

27 November 2020

尊敬的文(頴怡)主席、各位副主席及董事局成員、各位校長、老師及同學:

今日非常榮幸獲邀出席貴院的聯校畢業典禮。東華三院是本港歷史悠久的慈善團體,堪稱本港社會福利和公益服務先驅。百多年來,東華三院剛好與港大醫學院,在共同的歷史軌跡上,並肩走過,為香港的教育和醫療服務建立基石。

百多年前,香港開埠初期,貧苦移民大量來港,衞生環境惡劣,無論是東華三院、抑或港大醫學院前身的創立,都反映當時公衆在社會出現危機時的自救精神。一百多年後,如今香港雖然已經是先進城市,但今年發生新冠肺炎疫症, 立即對我們既有的醫療系統、城市運作,帶來莫大衝擊。

 

疫症大流行VS假訊息大流行

新冠肺炎疫症大流行(COVID-19 Pandemic),除了影響經濟、貿易、運輸、民生等各方面,還由於今天資訊科技發達,衍生另一個意料之外的疫情── infodemic ,有人稱之為「假訊息大流行」。

互聯網科技與社交媒體蓬勃發展,資訊爆炸,令人應接不暇,尤其是在爆發社會危機之際,網絡上充斥大量真假難辨的訊息,引發公衆恐慌情緒,也爲公共衞生系統帶來新的挑戰。例如在這一次防疫過程中,僅僅戴口罩一事,也引發巨大爭議。在香港、內地、日韓台等亞洲地區,因爲有過沙士(SARS)抗疫經驗,公衆大致接受戴口罩;但在歐美社會,卻演變成個人自由是否受侵犯的議題,戴口罩的作用,就算經過科學研究循證實踐,卻在社交媒體上被隨意否定。

除了戴口罩這事情之外,其他如病毒的傳播途徑、衞生和隔離措施,政府介入的程度,都成為極富爭議的議題,對防疫造成額外壓力。在網上流傳很多道聽途説,真正專家的聲音被網絡訊息所淹沒,甚至因爲資訊混亂,政令多變,而使公衆對政府產生不信任,這大概是 infodemic 最壞一種影響。

不過,相比歐美等地,香港雖然地少人多、人口密度高,卻因爲經歷過沙士的考驗,市民普遍自覺,因此得以避免爆發大規模疫情。

能夠避免疫情爆發,除了成熟的公民意識之外,相信本港醫護人員的專業精神,也是不容忽視的主要因素。沙士期間,醫護人員堅守崗位而殉職的事跡,市民都不會忘記。在近期每一個重要關頭甚至危機的時候,醫護身處最前綫,承受巨大社會壓力,但仍然秉持專業操守,以守護香港市民為首要職責。香港醫護人員以實際行動,贏得香港市民的尊重和信任。因此,市民普遍會主動配合防疫,以免造成前綫醫護更多壓力。同時,市民也能願意聽專家學者的科學意見,infodemic 才未能造成社會混亂。

 

堅實基礎和長期準備 

事實上,香港今日的醫學成就,可以說一切皆源於傳染病的研究──港大醫學院前身、香港華人西醫書院的創辦人之一,來自蘇格蘭的白文信醫生,他就是一位傳染病學家。在港大醫學院初創階段,最重要的歷史轉捩點便是1894年爆發的鼠疫,當時世界頂級的傳染病學專家專程來港,嘗試解開鼠疫病毒的謎底,成爲傳染病學歷史的里程碑之一,也為港大醫學院的發展奠定基礎。從這個角度而言,傳染病學也可説是港大醫學院科研的基石以及強項。

今天講到傳染病大流行時,港大醫學院是世界領先的研究中心之一。 我們在對抗禽流感、豬流感、人類流感和沙士方面經驗豐富,沙士之後,又不斷加強頂級傳染病專家團隊的資源,並且經常與包括世界衞生組織(WHO)在內的全球重要醫療機構進行國際合作。 因為有了這些堅實基礎和長期準備,所以當新冠肺炎出現時,多國政府都徵詢我們的意見;國際主要媒體(來自超過45個國家和地區)亦馬上報導我們的專家意見和最新研究發現;而市民則跟隨我們的指引,以保護自己免受新冠肺炎感染。其實,當前全球各大醫學科研機構,都與時間競賽,爭相研發疫苗。港大醫學院的研究團隊,亦已於今年八月成功研發預防疫苗,並會於今年年底開始臨床測試階段。

 

處變不驚

面對嚴峻疫情,除了依靠醫學專家和醫護人員保持專業精神之外,我們每一個人又可以做些甚麽來抗疫呢?我認為保持精神健康,與注重個人衞生習慣,兩者同樣重要。

身處恐慌蔓延的時代,最大的風險不僅是病毒傳播,還有人人自危的社會恐慌氛圍。每日感染個案數字變化,政府不斷推出各種限制令,再經媒體無間斷報導,很容易便營造出錯覺,以為整個社會陷於癱瘓狀態。

事實上,在香港這七百多萬人口的大城市,絕大多數人沒有受感染,但由於許多人日日夜夜被訊息轟炸,便容易導致精神憂慮。

精神健康也是人體免疫系統中重要一環,保持平靜、樂觀、積極的態度,是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得到的最好藥物。

保持精神健康,首要當然是保持正常生活,避免過分受到社會氣氛影響,要盡力遠離負面消息的干擾。當然這並不等於要大家掩耳盜鈴,恰恰相反,我們不但不能脫離現實,而且要保持適當警惕。面對抗疫之戰,我們需要的不僅是健全的醫療系統,還要生活如常,包括投入工作、保持健身運動、或者學習技能,滿足自己的興趣,以及與親友保持聯繫等等,學習處變不驚,以不變應萬變。

這當然是説時容易做時難。天有不測風雲,人生常變幻莫測,我們憑甚麽奢談處變不驚呢?其實並沒有甚麽訣竅,無非就是平時多作準備。

 

機會眷顧有準備的人

舉世知名、被譽為微生物學之父的法國微生物學家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有句名言:Chance favours but the prepared mind ──機會眷顧有準備的人。這與中國人的「居安思危」概念,不謀而合。香港經歷過不只一次傳染病疫症,所以除了提醒大家洗手,也許也要提醒大家:準備、準備、準備。

順帶一提,法國巴斯德研究所Institut Pasteur,也同樣歷史悠久,於1887年成立以來,一直被推崇為全球生物醫學科學的權威代表。港大與法國巴斯德研究所合作的「香港大學─巴斯德研究中心」,也是設立於港大醫學院。

機會只會留給有準備的人。正如成績優秀,必然是每日苦學累積的成果;正常良好的機械運作,每一日都需要檢查。另一方面,我們的精神和心靈,也和外貌一樣,需要每日悉心打理,否則的話,一旦危機來臨的時候,只會表現惶恐、畏懼,那怎樣去戰勝這一場疫症呢?

平時都要做「非常重要但不緊急的事情」,其實就是建立一個良好步驟去應對危難:我們追求精神和體魄强健,以應對疾病或者其他挫折的打擊;同樣道理,我們也要建立合理制度,以保障健康公義。也正是建基於如此觀念,才孕育出「公共衞生」這一學科。

簡單來說,公共衞生其實是一門社會科學,是適當運用社會資源,使用預防醫學、環境衞生、社會科學等技術和手段,達致預防疾病、延長壽命、促進身心健康的目標。

傳染病可説是公共衞生領域中最大的挑戰,而這一次疫情,正考驗世界各地的醫療系統、政府應變能力和執政智慧,甚至是民間的行爲表現,公民的道德操守等等。

疾病是全人類的共同難題,而醫療資源幾乎不可能做到百分百充足,即使有朝一日,醫院的硬件、醫療設備儀器,一應俱全,藥物價格人人都負擔得起,但醫護人力資源會足夠嗎?因此公共衞生學提倡預防疾病,以良好的生活方式和環境去促進健康,包括提升人文精神,這些就是我們平時必須做的,非常重要但不算緊急的事情。

所以,公共衞生學就是要我們以謙卑的心,永遠都做好準備,不是等問題或災難來了,才開始準備。

我相信各位畢業生,亦會繼續堅守和發揚東華三院的校訓和精神,準備充足,迎接人生更多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