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Dean's Speech: 宣道會陳瑞芝紀念中學畢業禮致辭

01 June 2019

尊敬的吳(添揚)校監、黃(順琪)校長、各位校董、各位嘉賓、各位老師、各位家長、各位同學:

今天非常榮幸來到宣道會陳瑞芝紀念中學。在座的有即將畢業的同學,所以我今天要講一講面對挑戰,克服困難的問題,這大概是所有畢業生最迫切的體會。

但是了解到學校的辦學宗旨,對照我們當下身處的時世,我卻想到了「信念」這個話題。

同學們應該不會對信念的定義感覺陌生,但是對於你們目前而言,是不是感覺十分遙遠,平時很少提起,和日常生活似乎沒有甚麼關係?                  

[信念與我有關係嗎?]

印度詩人泰戈爾(Tagore)曾經形容,信念有如小鳥,在黑暗中感到即將破曉而啼叫(“Faith is the bird that feels the light and sings when the dawn is still dark.”)。詩人能以動人的畫面來描述抽象的概念,但普通人在現實生活中,體會何謂信念,以及對自己的影響,不是一件容易和簡單的事。

例如,學校有創校宗旨,辦學團體有自己的信念,但是每一個入學的學生是否要認同這種信念,才能安心求學呢?顯然,在青少年時代已懂得事先了解辦學信念,才作入學決定的同學,我相信是極少數。因為信念並不是有形的路軌,要求大家每一步、每一刻,都必須按部就班,否則就成了教條主義。

舉個簡單例子,在求學時代,甚麼時候你才會感到信念的重要性呢?是面對挑戰和經歷失敗的時候,對嗎?考試可以說是學生時代最重要的挑戰,尤其是當你已經花了很多心血和時間去溫習,但是到了考場,幾乎沒有人可以說自己有百分百把握,能否如期發揮。這時候你很自然便會體會到信念的存在:如果你已經盡力而為,問心無愧,通常都比較能夠坦然接受結果。

除了考試,運動也是一個最具挑戰的項目,運動需要克服身體不適和肌肉疼痛,參加長跑的同學一定有深刻體會,長跑最需要信念支持,因為你會感覺十分孤獨,好像全世界都與你無關,你只聽得見自己的心跳,全身極度勞累,隨時都想癱倒在地,這時候是甚麼支持你跑完全程呢?當然就是信念。我們常常見到在電視轉播比賽當中,有些運動員即使受了傷,一瘸一拐也要走完全程。他們為甚麼不退出比賽呢?大多數運動員,都是由強烈的信念驅使,他們相信刻苦奮鬥,才能取得成功,發揮自己的天賦。

由此可見,信念必須相對於考驗才能體現。生活安逸,一帆風順的時候,很難感覺得到信念存在。正如 貴校的辦學宗旨,是務求學生能在道德、知識、體能、社交、美學和精神層面有所成長;凡是成長都必須經歷考驗 —— 譬如迎接挑戰、解決困難、接受不同意見、經歷失敗和打擊,等等 —— 這些都是成長過程的種種經歷;但僅僅經歷還沒有用,還需要思考反省,獲得正面的認識結果,才能真正成長。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韓愈,他的著名散文〈師說〉流傳千古,奉為經典,其中有一句為後世朗朗上口,就是「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為甚麼我們要上學,要接受教育? 因為「人非生而知之」,人生在世,有太多我們個人所無法了解,也無法理解的事情,每一個人都有困惑,「解惑」就是我們求學的真諦,也是成長的意義。

[信念與自由社會有關係嗎?]

從宏觀來看,信念對世界的格局影響極大。

在基督教為主流的西方社會,從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宗教改革起,開始推動政教分離,至今世俗化愈趨深入,甚至到了不承認,也不設定國教的地步,保障了宗教自由。然而,有否設立國教,其影響其實並非絕對,以英國和日本為例,英國有國教聖公會,日本則沒有,但兩國元首,都是身兼國家元首和宗教領袖的角色。以英、日兩國來看,君主身為精神領袖,尤其有保護文化,凝聚社會的作用,在世俗化的現代國家所發揮的影響力,其實有無國教的分別不大。   

提到當今世界上政教合一的國家,為人熟知的主要都是信仰伊斯蘭教,但不要遺漏了梵蒂岡。當然也有公開宣稱無神論的國家,例如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不同國家地區有不同的意識形態,在當今全球化,高度連接,相互依存的時代,思想觀念的不同,是人與人交流的巨大挑戰;而宗教信仰的不同,更加會成為衝突的來源。即使我們身在香港,一個沒有主流宗教的深度世俗化社會,也不能避免思考這個問題:認知差別,可以如何消弭,達成和解?

香港是一個自由社會,並無主流宗教,也包容民間信仰。香港人的日常生活,很少會受到信念的影響,甚至可以說,香港人無所謂「信甚麼」,只要「好使好用」就信:甚麼對自己有利,就選擇甚麼;說白一點是「實用主義」,說好聽一點是「經驗主義」,其實都是缺乏堅定信念的表現。

例如很多香港家長為了讓兒女入讀心儀的學校,事先準備可供選擇的個人背景資料,才藝訓練自然不在話下;甚至宗教信仰,例如受洗證書也事先預備,以便加分,視個人信念為一種手段,只為達到入學目的,情況有點像「睇餸食飯」。過去東南亞等地的外國教會,領洗過程比較簡單,也吸引了大量香港家長前往,度假時順便為兒女辦妥「信仰證書」。據說目前這些外國教會的規矩變嚴了,情況應有所收斂。

各位同學,你們今天面對的世界,遠比過去複雜,如果繼續「只管拿來」,而不去思考甚至反省自己的內心,確定自己的信念,面對未來的巨變,該如何自處?

香港的優勢是我們長期處於中西文化交匯的環境,多種宗教信仰,教堂、佛寺、天后廟、文武廟並存,還同時過各種習俗,聖誕、佛誕、萬聖節、盂蘭節一概都過,沒有主流和次文化之分,以接近放任的態度,達到了宗教信仰平等自由。

是香港人甚麼都信嗎?還是說,香港擁有一個寬容的環境,令不同信仰的人得以相安無事。這同時也反映,個人信仰和世俗生活是有一定距離的,尊重保障世俗生活的文明,其實變相也能保障個人信仰。香港人普遍能夠將現實生活和個人信仰區分對待,因為從來沒有高壓的權威在強加灌輸特定的價值觀。中國古代聖賢說「君子和而不同」,這句話聽起來簡單,但怎樣的局面謂之「和」,「不同」該如何表現,如何定義「君子」,其實都是對智慧的考驗。

[我們都是世界組成的一分子]

早前,城市大學「動物醫療中心」開幕禮,舉行切燒豬儀式,引起了爭議。公眾對動物醫療中心的期望,顯然包含了人道主義對待動物,而切燒豬的儀式,恰恰和這種期望產生了衝突。問題是,切燒豬是香港民間拜神的風俗,拜神也是表達人對於天道的敬畏,在理念上其實和動物醫療沒有衝突;有衝突的是表達方式,也就是說,切燒豬來拜神的方式,在慶祝動物醫療中心的場合,和公眾的預期不符。

以我自己為例,我是天主教徒。天主教是反對墮胎的,但是身為醫生,天職是救助病人,當病人來求助的時候,我能不能以自己的信仰為理由,反對施行手術呢?全世界的醫生,首要的使命是救病人,不能因為病人的個人背景,而對他作道德判斷,也不能因為病人是罪犯,或其行為不道德,而拒絕施救。

為甚麼事情會如此複雜呢?這正是個人信念,和現實需要與社會利益存在差距,兩者如果發生衝突,要視乎受影響的是誰 —— 影響的是社會其他人,應該先考慮社會整體利益;影響的若只是自己,那麼也許可遵從內心。

大家應該都會留意到,最近幾年興起一股反疫苗接種的潮流,醫學界稱之為 “vaccine hesitancy”,已成為目前最嚴重的健康威脅之一。根據世衞組織統計,因未能接種適合疫苗而無辜死亡的兒童,每年達150萬計。許多人純粹是不相信疫苗成效,他們以自己承受代價為理由,強調自己的身體自己做主;但問題是一旦爆發大規模傳染病,受影響的範圍遠遠超越個人。兒童沒有獨立的思考和判斷,許多家長代兒女做決定,又是否明智呢?

世界如此浩瀚紛繁,每一個人的存在,都和其他人有所連接,每一個人做出的判斷和決定,不知不覺也都在影響其他人,使得世界成為無數機緣巧合,再加上無窮變數的組合,我們都是世界組成的一分子。這樣思考的話,也許我們就不會那麼先入為主,自我中心。如果這樣的人居多,我相信,未來的世界即使變得更擁擠、更煩擾,問題也最終能解決的。

人生是一場馬拉松,無所謂贏在起跑線,支持你跑完全程,收穫幸福人生的,和長跑運動員一樣,除了知識的累積,理性的訓練、情感的培養,當然還要有超越這一切的「信念」,這會最終決定你的命運。

最後,祝願各位畢業同學鵬程萬里,以「信念」活出精彩人生;並且感謝校長和老師為教育的無私付出,各位家長對兒女的悉心栽培;亦祝在座各位生活愉快、身體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