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main content

Dean's Corner

2017年 院況咨文

17 Dec 2017

English

尊敬的杜德納(Doudna)教授、校長、首席副校長、各位副校長、各位同事、應屆畢業同學、家長、校友、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

一百三十年是一段漫長的時間,對於迅速發展的中國來說更是滄海桑田,期間歷經帝制統治、列強入侵、共和革命、抗戰內戰、新中國成立、政治運動、改革開放,至近年的民族復興和新時代的來臨。在變幻無常的時代浪潮中,恆常者寥寥可數,香港大學醫學院正是其中之一。在過去一個多世紀裡,我院在不同時期曾分別命名為香港華人西醫書院、香港西醫書院、香港大學醫學院,自2005年起,命名為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我們不但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高等院校,亦是全國最早成立的三所西醫學院之一,僅次於博濟醫學堂(1866年創建,為現今中山大學中山醫學院前身),以及北洋西醫學堂(1881年創建,初期命名為天津西醫醫學館,即當時的總督醫院附屬醫學校);並自創校以來一脈相承,從未間斷。

從1887年一躍來到今天,我院當前的狀況又如何?儘管大學綜合排名未盡完善,說來或有失自持,姑且容我向各位報告,根據QS及英國《泰晤士高等教育》(THE)公佈的醫學學科排名榜,我院均排名亞洲三甲;在世界排名中,則分別位列第34(QS)及第31位(THE)。而在中國社會科學院附屬機構最近一份全國排行榜中,過去八十年來一直作為我校旗艦教學醫院的瑪麗醫院名列全國第三,僅次人民解放軍301醫院和北京協和醫院。

我們有幸傳承前人的宏大抱負和基業,取得今天的成績,未來將何去何從?近二十年前,已故達安輝教授在1998年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醫專」)大樓落成典禮發表演說,曾以拉丁語“quo vadis”,「君往何方」之意,作為Halnan講座的講題。今天,正值我們進入達安輝教授離世第五個月,緬懷他之際,我想再度反思同一問題。但在嘗試回答之前,讓我首先總結醫學院這五年來的工作,同時勾勒未來十年的發展願景。

我們歷來的首要任務,是為畢業生規劃未來。這種關顧他人的精神,不但體現在對學生的照顧上,更延伸至為未來世代、遠近各地的患者服務。是故,我們的視野並不止於明年的排名榜或2020年的研究評審,正如大學東門台階上高華文教授的雕塑作品所提醒:「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我們必須高瞻遠矚,及早為下個世紀的教育宏圖,作好規劃和準備。

去年八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一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講話中,闡述了中國在醫療衞生和保健方面的願景。國務院隨後發佈了《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展示全國人口的健康發展藍圖。同時,國家近年來具戰略性的「一帶一路」地緣政治倡議,將決定未來全球發展的新格局。在座多位主禮隊伍的嘉賓,也出席了我們昨天舉行的「全球醫療衞生領袖香港峰會」,並展開對話,特別探討了當前的新形勢對健康科學教育、生物醫療的研究及創新,以及尖端科技在臨床與患者家中的傳播和應用,對於這片擁有五分之一世界人口乃至更廣大的區域,具有何等意義。認清這一點,有助決定我們未來眾多工作的內容,並為一系列影響深遠的多邊合作奠定基礎。

港大校訓出自儒家經典之一《大學》;誠如《大學》所言,若要治國平天下,首要修身齊家。目前,我們已展開沙宣道校園的整修及擴建工程,與醫院管理局合作,擴大港島西聯網的臨床校區,更把科研基地跨境伸延至內地。

公共衞生學院原本分散四處的辦公室於2014年重新集合於沙宣道7號重修的白文信樓(南翼),堪稱對創院院長、化身公共衞生象徵的白文信爵士恰如其分的致敬。該大樓南翼亦成為醫學院何善衡夫人堂的延伸,為正接受臨床醫學訓練的同學增加了43%或為數達124個的宿位。

在白文信樓對面的沙宣道8號,動物實驗室的提升工程亦即將開始。我校的動物實驗室是華南地區唯一經AAALAC1(國際實驗動物管理評估和認證協會)認證的設施。預計該項目於2020年底完工後,實驗室的淨作業樓面面積將會擴大三分之一,或730平方米。

另有兩座新大樓最近獲批准興建,它們分別位於沙宣道21號內的「鄧苑」,及沙宣道3號的洗衣房舊址,均預計在2021年竣工。前一項工程將在新建的三層附屬樓中,增加2,800平方米的會議設施及辦公室。中標的建築設計公司是王歐陽(香港)公司,其首席設計師是我校建築系的傑出校友,廣受稱譽的百周年校園項目也是出自他手筆。隨之蒙民偉樓亦將全面翻新,成為學習及學生活動區,其中包括鮑氏醫學及衞生教育研究所,以及專為醫學院學生而設的研習坊(Learning Commons@Medicine)。

而沙宣道3號將成為護理學院的固定新址,加上為中醫藥學院臨時擴建的空間,這座九層建築的淨面積超過10,000平方米,通過行人天橋,與瑪麗醫院、沙宣道6號學生宿舍,以及5號賽馬會跨學科研究大樓相連。

上述沙宣道校園的多個建築項目涉及總投資約15億港元,當中包括大學投放的資金和外部資金的支持。

同步進行的還有教學醫院的擴展計劃。原位於瑪麗醫院病理學大樓的病理學系和微生物學系,最近也開始進駐剛翻新改建的T座;大樓內有重新改裝的實驗室,其中包括一個最先進的生物安全等級三級的實驗室設施。瑪麗醫院第二期改建工程將於2024年後啟動,計劃會為這兩個臨床部門度身建造新的永久基地。在改建工程完成之前,翻新的T座已能提供額外超過2,100平方米的操作空間。原有的病理學大樓因配合瑪麗醫院第一期臨床擴建工程和空間調配所需,將遭拆卸。

接下來,預計在2024年,葛量洪醫院將擴建成為香港首個科研教學型癌症中心;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贈的12.4億港元,乃港大迄今收到的最大單項捐款,將支持我們在臨床創新研發及癌症綜合關護的工作。這筆款項再加上政府的共同投資,總金額達約38億港元,用於在葛量洪醫院興建一幢約15,000平方米、配備完整的大樓,發展轉化科研,引進組學與細胞導向技術,藉此提升癌症治療和關護的效能。

最後要提的是,香港大學深圳醫院將會興建一幢27,000平方米的科研大樓,加速我院於當地發展為名副其實的健康科學學術中心。

當這些項目一一落成後,我們用於教學和科研的淨作業樓面面積將增加一倍以上;如是,每位醫學院師生所能享用的人均空間,可回復至千禧之交的標準水平。

在未來十年,我們會持續不懈,進行上至薄扶林道,下及域多利道的沙宣道醫學校園大型改造項目。目前,第二階段的規劃已經開始,預計現有物業處大樓和鄰近水庫將會進行重建,以合併安置公共衞生學院的實驗室、教室和辦公室。馬路對面的白文信樓(包括南北兩翼)是沙宣道改造項目的最後一環,目標是成為藥理及藥劑學系的新址,我們期待完工之日,學系已經升格為「學院」,屆時中醫藥學院也將遷入,共享嶄新設施。

要追求卓越,固然需要打造具有優勢的環境,然而與人才策略相比,前者的重要性只能屈居次席。我很高興再次向大家報告,在過去一年我們的同事繼續在各方面取得輝煌成就。由於獎項殊榮眾多,恕難一一細數,請大家參閱場刊上的完整列表。

當然,我們不應就此自滿。以下我將概括我院在增強人力資源方面所做的工作。從數據上看,自2013年以來,教授職級增加了9%,研究人員12%,明德教授席50%。我們配合大學推行的教授職位種類區別化的總體策略,積極在世界各地招募最頂尖的人才,包括院系主任以至一流科研人員。

事實上,擴大及增強「臨床醫生兼科學家」(clinician-scientist)隊伍不但是我院的願望,也是坐在我身後大部份同行領導人的共同願景。在加強對外招募的同時,我們亦寄望內外全科醫學士課程新推行的「增潤學年」,能夠啟發和帶動更多同學將來加入我們的行列。最近,我們有幸獲得李樹培醫學基金會、裘槎基金會和醫療衞生研究獎學金計劃的支持,為招募新晉臨床科研學人,提供了一股令人鼓舞的助力。鑑於行政長官要把香港打造成創新科研中心,其中特別重視生物醫學的研發,為此,我們亦期待有關部門能再接再厲,大力推動生物醫學研究,使之邁向另一個新里程碑。當然,要做到這點,光是財政上的支援是不足夠的。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須把重要持份者在財政考慮以外的動力結合起來,其中包括:作為專培醫生唯一僱主的醫院管理局;其培訓指引日趨系統化,同時或許也流於欠缺彈性的專科學院;以及為了滿足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RAE(研究評審﹚、QAC(課程質素核證﹚,UAA(大學問責協議﹚等「字母系列」,而難辭其咎地過分專注短期成果的各大院校。培訓臨床醫生兼科學家的理念,必須體現於機構態度上的根本性變化,和由此引發的相關行動。這是一次集體考驗,好讓我們檢視轉化型領導(“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是否能與交易型領導(“transactional leadership”﹚模式相容,並促進真正的變革。

當這些初出茅廬的臨床醫生兼科學家步入職場之際,醫學院便必須要像好的園丁一樣悉心栽培他們,幫助他們茁莊成長。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回想當初我加入醫學院時,臨床教員的待遇條件比公院醫生要優厚得多,但相反情況卻一直維持至近年才有所改善。現在雖然兩者的薪酬相若,但在醫療福利上仍有距離。理論上,臨床醫生科學家有55%的時間投放在臨床工作,而教學醫院內的醫管局醫生有10%的時間用在臨床教學和參與研究,但這些準則必須得到普遍尊重和切實執行,才有實質意義。因為即使是超人,一天也只有24小時而已。

為了支持教學同事的工作,我們決心強化行政編制。雖然任何一個在大學工作的人都會說,行政人員是真正讓整台大學機器運轉起來的人,但一直以來,這方面的發展卻相當滯後。當然,作為一個主要由公帑資助的機構,我們必須為擴充支援提出合理依據。行政及財務副校長的「SMARTER@HKU」項目在這方面為我們作出了及時支援,幫助我們對準目標、提高效率,釋放資源以支持強化行政架構及其他方案。

在研究工作方面,我們一向遵循的理念,是為人材提供最優質的硬件和軟件配套,好讓他們的創新意念,能夠在靈活而有利於科研的環境內發揮得淋漓盡致。事實上,精心策劃及鉅細無遺的研究策略有時未必能竟其功,反之,科學發現往往是萌發於充滿好奇和自由馳騁的心靈,對此我們尤其念茲在茲。是故我們堅持,只要研究項目在倫理上和財務上通過嚴謹的審核程序,管理層便不應干涉其實質的事務,或者更恰當的說,理應秉持積極不干預主義。

為此,我們已致力開拓核心科技平台,特別是重點發展和加強我們的組學技術、小動物實驗功能,以及臨床試驗設施。此外,在強化對各種設施和器材投資的同時,我們也持續培養在生物信息學、生物統計學和臨床研究方法方面的重點專才。近年來,為與區內生物醫學研究企業化的趨勢接軌,同時亦受到深圳數碼經濟和初創企業的成功所啟發,我院已與業界夥伴加強溝通,深化合作,共同開發新醫療裝置和新疫苗研發等等的方案。

在過去十五年,我院的研究發展日趨成熟,所成立的多個研究組隊,已成功建立了備受國際認可的卓越研究中心。展望下一個十年,我院除努力鞏固在傳染病、癌病、生物製藥、幹細胞、發育生物學以及環球公共衞生等範疇的領導地位外,亦會積極開拓正在湧現,或尚未預見的新領域。因此,我們的研究方針會繼續保持主動和靈活的優勢,為新生及成熟的研究課題,提供強大的後盾。

在130周年紀念推出的項目中,最令人振奮的其中一項是內外全科醫學士(MBBS)「130課程」。課程的核心當然就是「增潤學年」,這可說是醫學院對結合本科入學和研究生入學兩者優勢的回應;具體的做法,是把研究生入學制度的好處,引進入本科醫學的訓練,蓋循研究生入學制度進校的同學,一般都擁有更多元的經驗和廣泛的接觸面。增潤學年正正為有志深造的學生提供直接的研習機會,而節省了相對於傳統銜接醫學士/哲學博士的途徑所需的時間。對於那些較北美、英國和澳大利亞等地的入學研究生相對年輕但表現優秀的本地學生來說,增潤學年尤為重要。隨著1997年回歸以來實行收緊的醫生註冊制度,香港的醫生供應缺乏彈性,工資不成比例地偏高;而所有以醫學為志業的同學,均畢業於本地兩所大學,導致入學競爭愈趨激烈。計劃中的增潤學年,便為這些高質素同學提供向外拓展抱負的機會,也讓他們求學若渴的精神得到滿足。據我所知,這是其他醫學院都未曾嘗試過的創新實驗。我期望日後有機會與世界各地的同儕分享我們的經驗,無論成敗得失,同時向他們學習,以期持續提升我們的課程水平。

除此之外,生物醫學學士課程的成功也令我深感自豪。在五年間,它已成為最為學生爭相報讀的課程之一,其入學分數只略低於內外全科醫學士課程。該課程吸引學生的一項亮點,是與愛丁堡大學、悉尼大學及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合作,在獸醫、物理治療、放射診斷和公共衞生等範疇開設交換兼銜接課程。今天下午,這幾所學校的領導人均蒞臨參與我們的典禮,謹向他們諸位表示衷心的謝意。

為加強對學生的教牧關懷,我們聯同各相關學生組織,聘任了兩名駐院社工,以改善學生福祉,提供支援,以求在學生產生情緒問題的初階儘早介入和協助。我們明確要求社工同事要築起一道防止洩漏私隱的「長城」,好讓學生感覺安心,自由表達個人感受和想法。現時,我們正招募一位全職臨床心理醫生加入團隊。

我們在人力資源培訓上的影響,逐漸輻射至內地,這正值內地在不久前啓動了名為「5+3+X」的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改革計劃。二十五年來,自達安輝教授創立香港醫專起,我院多名臨床教授以個人身份屢任醫專或其專科學院的主席,多年來累積的寶貴經驗,可貢獻於國家在這方面的發展。在此,我欣然向大家匯報,香港大學醫療系統連同其四所專屬教學醫院,已正式加入「中國住院醫師培訓精英教學醫院聯盟」,成為該聯盟的成員,今天,聯盟內其他八所教學醫院的領導都參與了我們的畢業典禮。這歷史性的合作,標誌着香港通過專業貢獻與內地重新接軌。這一交流過程不僅可讓我們分享經驗與教訓,還可以確保我們的培訓計劃為國家逐漸完善的醫療制度所兼容,以及預見香港的專業資格在2047年以後在全國範圍內也可通行。從達教授當年具先見之明,在1997年前構建香港自身的專業培訓機制開始;到2047年,今天的醫科畢業生正值職業生涯的黃金歲月時,他們的專業資格也可望跟全國接軌。歷史的巨輪,不斷向前,唯初心不變。

在與國家醫療衞生系統深化合作上,港大深圳醫院是我們的橋頭堡。藉此機會,我要祝賀醫院雙喜臨門:它剛剛獲評為三級甲等醫院,並被國家衞計委指定為官方認可的「國家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基地」。能完成這兩項成績的其中之一,已殊不簡單,在營運短短五年期間達成兩者,當稱卓越。至於醫院的財務狀況也有所改善,包括港大服務合約在內的運營預算,目前已達到收支平衡。 

我以《大學》的「修身、齊家」這兩點開始我的報告,現在我將以餘下的兩點—「治國、平天下」—作結。我不敢妄言我院在國內和國際同儕中建立了領先地位,但港大會繼續向全球保持開放,特別在華南地區發揮關鍵作用,並通過廿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向世界各地增強及深化聯繫。為此,我們已作好充足準備,我們擁有四個國家夥伴重點實驗室,與內地頂尖科研機構建立深厚合作關係;與法國巴斯德學院攜手營運「香港大學—巴斯德研究中心」,成為其亞洲樞紐;我們亦與瑞典卡羅林斯卡學院達成合作協議,共同成立「香港大學—卡羅琳斯卡學院再生醫學合作計劃李達三博士研究中心」。以上這些備受推崇的醫學機構,其領導今天也都親臨台上。再者,我們是亞洲最具規模的醫療集團—百匯班台—旗下的港怡醫院的唯一臨床合作夥伴,醫院已於今年三月開始投入服務。在國際層面上,我們獲世界衞生組織委任為「世衞H5參考實驗室」和「世衞傳染病流行病學及控制合作中心」。類似國際性合作多不勝數,就不一一贅述了。

正如香港的歷史發展,當我們對外展現開放、包容和樂於合作的態度時,我們的成就往往也特別輝煌。尤其在當今故步自封的民族孤立主義、甚至部族主義泛濫橫行的年代,我們港大醫學院更應肯定自己是世界公民,是全球醫療專業的朋友,也要為全人類的福祉努力。

1887年10月1日,首任院長白文信爵士在香港華人西醫書院的成立典禮上曾說過:

……過去希臘城邦常常以他們的偉人為榮,並且費盡心思去爭取這項殊榮。我們希望,在未來日漸強大的新中國,當知識份子爭論誰是偉人時,當中有好幾個名字,是來自香港,來自這所今天成立的學院……

我相信我們已成就了當年白文信爵士所言。因此今天我想說:

「一帶一路」沿線的新城市,將受益於我們畢業生世代相傳的睿智、仁心和承擔。讓我們祈求,在新一輪全球化主義主導的未來,人們想起臨床醫學以至環球衞生領袖時,當中不止好幾個名字,是來自香港和今天我們為她慶祝的港大醫學院。

 

1 Association for Assessment and Accreditation of Laboratory Animal Care International (國際實驗動物管理評估和認證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