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 main content

Dean's Corner

穿越時間 共建醫學事業

25 Sep 2017

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特約作者唐明

《大醫精誠》專欄

回顧港大醫學院成立130周年,由第一屆畢業生只有孫中山江英華二人,至今每屆過千名莘莘學子戴四方帽,擴增中醫、護理、公共衛生、藥劑和生物醫學各本科,另備多類研究課程,不由教人感慨萬分:這130 年來見證的不僅是西方醫學及醫療服務傳來香港,移風易俗,也映照出香港在東西方文化洪流的碰撞迴旋中的演變。

西醫秉持大愛無畏  與中國文化共通

「西醫」更貼切的說法是「現代西醫學」,是建立在生物、化學、物理及數學四門基礎科學和解剖、生理、生化及藥學的應用學科而發展的全新醫學體系。現代醫學的興起正與歐洲啟蒙運動同步,伴隨思想解放、科學精神、政治改革對西方文化的巨大衝擊,而得來的醫療成就也大大改善了人類的健康,開闢了新紀元。

西醫對香港而言的意義,不在於其源起的地理方位與東方之別,而是現代與傳統的對照,兩者相互產生的影響。

早期醫療傳教士所秉持的大愛與無畏,救死扶傷,照顧貧病,治癒身心,消除疾苦,與中國文化精粹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理想境界不但共通,甚至可以說是最顯著的實踐。

東西方相遇能否真正超越文化隔閡?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生於印度的英國詩人吉卜林(Rudyard Kipling的名篇《東西方歌謠》The Ballad of East and West的開頭兩句持如此觀點: 「東方是東方,西方是西方, 東西永不相逢, 直至地老天荒」("Oh, East is East, and West is West, andnever the twain shall meet")。回望香港的醫療歷史的過程中思考吉卜林這觀點,可以說是別有一番領會。

西醫傳來的不止是科學技術,還有實事求是,要求放諸四海皆準的科學精神,背後還引伸出對真理的追求,對平等的嚮往,對大同世界的憧憬,任何文化差距都能因此而消融,摒棄種族出身,財富地位等固有背景,讓下一代在平等的環境中成長,接受同樣優秀的教育,成為自由獨立的人,無所謂東方還是西方,華人西醫書院的先賢,不就是這中西文化可以共通的見證?

時至今日,中醫等傳統醫學和西醫互補的成果已處處可見:在痛症、癌病,以至養生、治未病等領域借鑑傳統醫學之處尤為顯著;而中醫藥的智慧,經由西方的科學論證和臨牀實驗,加以規範化整理,得以發揚光大的示範也層出不窮,屠呦呦的諾貝爾獎便是最好的證明吧!尤其是從調理全人健康的長遠角度對症下藥,固本培元,不也是對西方理念注重個體還原的補遺?

筆者多次問及「大仙」前輩,畢生行醫最大的感受是什麽?他們異口同聲都稱行醫是一門藝術:行醫面對的是每一個獨特的人,沒有一個醫生能了解所有的疾病,要接受醫療的不確定性,永遠敬畏生命,明乎此,就不難理解為何美國公共衛生學先驅Edward L. Trudeau 稱醫療是「有時去治癒,常常去緩解,總是去安慰」("To cure sometimes,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

醫生要有社會、心理、文化修養

醫療關注的是從生到死的過程。醫生在知識和技術之外,還需要社會、心理、文化的修養。如果說醫生在病人面前是崇高的,反之亦然,醫生的經驗都是由病人給予。生命的根本在於是一個故事,故事的重點不在於結局是喜是悲,而是取決於過程中的關鍵時刻,而這些時刻的意義往往不在於當下,是在回顧的時候,當拭去時光的塵埃,由晦暗的記憶深處升起,留存心間光明不滅。

大醫精誠的故事,不在於一時或個人的成敗得失,而是每一代人都懷有超越自身的目標,才得以共同致力於一項偉大的事業。在這故事中,可以感受到每一代人的手穿越時間握在一起,分享記憶,傳承智慧,連成一段歷史鏈條,而歷來校友、學生、教師,以至每一位香港人都是其中的一部分。倘若英國詩人吉卜林九泉有知,當曉得東西方文化在上世紀已經相逢。我校130 年的歷史,只能說是大歷史的一節片段;然而,每一代人都追求超越自己的目標,卻可說是生命永恆的旋律。

130 年前的香港正面臨歷史的轉捩點,因瘟疫爆發而劫後重生,衛生改善,城市方興。今年是香港回歸20 年,正值邁向「50年不變」的中途,過去、現在和未來,其實是連成一體的,我常思索,130 年之後的人又將如何看待我們今天?身兼醫生的大文豪契訶夫(Anton Chekhov的名劇《凡尼亞舅舅》(Uncle Vanya)有這樣一段對一位鄉村醫生的評價:
「天才的意思就是勇敢、自由的頭腦、廣闊的氣魄……種下一棵小樹,他已經能夠猜想到再過一千年是什麼樣子,已經夢見人類的幸福。」("...a man of genius...means he is brave, profound and of clear insight. He plants a tree and his mind travels a thousand years into the future, and he sees visions of the happiness of the human race." )—— 謹以此獻給過去、今天和未來的每一位大醫。

<刊載於《明報》,2017年9月25日>

行醫不惺惺作態,要時時自省,令人健康,助人幸福。